这家公司上市14年,总市值最高增长近40倍!董事长:好企业就两个标准
发布时间: 2018-07-09        证券时报 朱雪莲

2017年年底德国巴斯夫的一场大火,刺激全球维生素A价格短期大幅飙升,也使集团(002001)再度成为市场焦点,一时间业绩与股价齐飞,总市值一度超过500亿元。

随着巴斯夫复工在即,今年维生素A价格逐级回落,维生素E价格也重回低位。投资者又不免疑惑:集团未来的增长点在哪里?公司又将采取哪些措施来熨平行业的周期波动?

“在充分竞争的行业中,周期性波动是正常的,在充分竞争中,要做到领先,还是要靠创新。”集团董事长胡柏藩泰然处之。一直秉承创新企业价值观的集团如今两手出击,一方面不断延伸产品线,另一方面积极扩张产能,近年着重在山东扩产蛋氨酸项目,计划“再造一个集团”。

日前,证券时报“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”采访团走进集团,证券时报副总编辑成孝海面对面对话集团董事长胡柏藩。

1、胡柏藩董事长做过化学老师,由一个化学老师转变成一个企业家跨越挺大,请问最初是怎么创办并发展集团?

2、目前集团第一主业还是维生素,近年维生素市场波动很大,请问怎么看维生素市场现状及发展趋势?

3、蛋氨酸是再造一个集团的关键性项目,现在运行情况如何?将来30万产能完全达产后,会不会给市场供给及价格带来一些压力?

4、香精香料、新材料等板块现在发展怎么样?和维生素有什么样的协同效应?

5、近年集团在山东、东北等地扩大生产规模,投融资方面也比较激进,请问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?

6、环保监管越来越严,很多化工企业因为环保问题停产,集团在环保方面是怎么做的?

7、集团上市至今连续分红,随着资本投入加大,未来分红政策是否会出现变化?

8、作为创新驱动型企业,集团在科研投入和人才团队建设方面有哪些举措?

9、医药产业高度景气,集团有没有进军医药的计划?

10、集团现在已成为国际知名化工企业,未来有什么样的发展蓝图?


持续成长才是好企业

采访:证券时报副总编辑成孝海

嘉宾:集团董事长胡柏藩


成孝海:您过去做过化学老师,由一个化学老师转变成一个企业家跨越挺大,请问最初是怎么创办这个企业并发展成上市公司的?

胡柏藩:我高考后读了师范专业,被分到乡下的中学,学校非常穷,校长提议让我来办一个校办企业。我当时还有一个理想,想读书、考研,不想办企业,校长说你就当作一项工作来做。我们就在1988年底出来办企业,当时借了10万元,第二年就赚10万元,但1990年也只有10万元的利润,效率比较低。我们就到上海去参观一些大企业,了解到不同附加值的产品,盈利能力完全不一样,所以我们在1990年开始研发新项目,新项目一个接一个来,很快利润超过100万元,又变成1000万、5000万、1个亿。

有一句话是“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”,我很喜欢化学专业。1993年浙江整体实施企业改制,我们作为科技人员,又是企业的高管,改制后有了股份,也就不再考研究生了。虽然放弃当初考研的理想有点遗憾,但人生往往不是可以设计的,重要的是能为理想奋斗,要干点事,有事业心,不能让时间一点点地流失掉。

成孝海:您曾经说过集团要做好企业,请问在您眼中,什么样的企业才是好企业?

胡柏藩:好企业的标准很多,但简单来说,我认为只有两个:一是赚钱,持续赚钱;二是要不断成长,在管理、产品、创新等多方面成长。


集团上市以来表现

维生素市场稳定增长

成孝海:目前集团的第一主业还是维生素,也就是营养品,近年维生素市场波动很大,请问怎么看维生素市场现状及发展趋势?

胡柏藩:维生素是人体必需的成份,主要用于药品、化妆品、食品、饲料四大领域,总趋势是保持稳定增长。改革开放前,中国的维生素绝大部分要靠进口的,现在维生素行业都是中国人主导。集团的维生素E产品从基础化工原料开始一体化做,做成了世界领先。维生素A也是,我们公司努力在做到领先。

成孝海:维生素产品的价格经常暴涨暴跌,是什么原因?

胡柏藩:维生素行业作为充分竞争性行业,也是周期性行业,期间变化波动是正常的。比如生产量扩大了,价格就会下来,下来后许多厂商就不能生产停掉了,价格又会慢慢上去。不过,和以前相比,当前维生素行业周期变短,波动更快。小品种维生素是中国的小型企业在生产,这些公司面临着环保压力、搬迁改进的要求,有的时候会突然关停。维生素是刚性需求,产品价格会因为工厂关停、市场变化等因素涨得很高很快。

去年年底由于巴斯夫出事故,影响广泛,维生素A价格一下子涨了很多,巴斯夫事故这次波动有一定偶然性,目前维生素A价格已有所回调,但还是处于相对的高位。维生素E有新的进入者,价格一直比较低,巴斯夫出事故后涨了一轮,现在又回到了低位。

成孝海:巴斯夫这样的国际巨头,为什么经常发生爆炸、火灾等事故?

胡柏藩:设备老化可能是一方面的原因,其他原因我们也在分析。这么好的企业频频出事故,对我们也敲响警钟,化工企业的安全、环保管理,无论如何不能放松。


蛋氨酸项目有序推进

成孝海:蛋氨酸是再造一个集团的关键性项目,去年公司5万吨蛋氨酸项目试车并投产了,项目运行不错吧?

胡柏藩:蛋氨酸是动物体内必需氨基酸中唯一的含硫氨基酸,广泛应用于饲料添加剂。目前全球蛋氨酸年需求量约为120万吨,国内市场为25万吨左右,每年以6%左右的速度增长,中国是蛋氨酸需求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。

蛋氨酸一直以来被国外少数几家公司所垄断,赢创、安迪苏、诺伟司和住友四大寡头拥有全球蛋氨酸90%以上的产能。我们选择产品的思路是高附加值与高科技含量,十多年前我们就准备对蛋氨酸实行国产化,蛋氨酸价格一度到过10多万一吨,现在一吨不到2万元。如果中国人不突破国外垄断,蛋氨酸价格还是会非常高。

我们去年成功研制出5万吨的实验性装置,并且一次性试车成功,现在销路不错,在当前较低的价格下,还能做到盈利。我们通过增发募集资金49亿元,打算把蛋氨酸产能扩张到30万吨,募集项目已于2017年10月启动,目前正在按计划开展前期各项准备工作,计划于2021年建成投产。

成孝海:将来集团蛋氨酸产能达到30万吨以后,会不会给市场供给及价格带来一些压力?

胡柏藩:现在中国蛋氨酸市场供需基本平衡,我们30万吨产能投产后,会对市场形成一定压力,不过,我们并不是太担心。好产品都想做,关键是要比别人做得好,我们要做到成本领先、品质领先、服务领先。蛋氨酸是个老产品,国外许多企业都在生产,就和巴斯夫一样,有的装备可能是二三十甚至五六十年了,相比之下,我们装置最新,而且随着科技进步,在信息化、自动化等方面都有所创新。我相信,随着市场每年5%-6%的增量,年均增长量大概五六万吨,我们30万吨投产后,经过三四年就能完全被市场消化。此外,集团的相关产品也会考虑出口,要走全球化道路。


多产品协同效应凸显

成孝海:香精香料目前算是集团的第二主业,销售规模排在营养品之后,请问这个业务现状如何?

胡柏藩:香精香料不是一个大行业,而是非常专业化、精细化的行业,销售量不大,但用途很广,包括食品、饮料、饲料、日化用品等都要用到,属于消费性行业。我们这块业务增长非常稳健,每年保持20%-30%的增长。

成孝海:集团还有一块业务是新材料,目前体量还比较小,未来会怎么发展?

胡柏藩:我们做的是高分子材料,重点产品主要有PPS、PPA等,用途广泛,前景看好。目前体量是比较小,不过,在四大板块里面,我们是这么比喻:原料药、香精香料如果比作一,那么我们的营养品是十,我们的新材料变成一百了,以后体量最大的、发展最快的还是新材料。

在新材料业务方面,目前集团与帝斯曼进行合作,成立了合资公司。虽然集团在营养品领域与帝斯曼竞争,但帝斯曼在汽车领域材料应用方面实力强大,集团要进入该领域很困难,而帝斯曼缺少PPS,我们做树脂,他们做应用,这样展开合作。

成孝海:香精香料、新材料等产品和维生素有协同效应吗?

胡柏藩:我们现在产品分为四大行业,好像产品很多很乱,其实我们非常专业,还是做原料,既有做药的原料、香精香料的原料,也有做营养品的原料,都是化工品的原料。协同性就是技术的协同,我们从化学最基础的原料一直做下去,变成了药品、香精香料、营养品、新材料等,另外,在生产管理、市场等方面也有协同性。正因为做好了协同性,我们把这些利润本来不高的产品做到了较高利润率。


厚积薄发快速扩张

成孝海:近年集团在山东、东北等地扩大生产规模,投融资方面也比较激进,请问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?

胡柏藩:企业发展有自身规律性。集团的发展以往都是靠内生成长,以市场为导向,市场需要什么,我们就去研发生产什么,而且会提前关注储备一些新技术新产品。我们当前在投的项目,有些在十年以前就开始研究。在产品研发成功后,必须快速市场化、规模化。国家现在提倡高质量发展与创新,化工企业必须进园区、规范发展,这正好是我们公司的机遇。当前集团已处于厚积薄发的阶段,所以我们也要抓住机会。

当然,我们也会考虑大规模投资是不是有点激进。我们一直是市场化过来的,非常注重于风险的控制,到底怎么投,投下去以后能不能马上产生效益,会不会碰到资金链的问题,都是我们密切关注的问题,总体来看我们风险管控能力还比较强。

成孝海:环保监管越来越严,很多化工企业因为环保问题停产,集团在环保方面是怎么做的?

胡柏藩:我们很早就提出了集团的企业宗旨:创造财富,成就员工,造福社会,这几句话听起来像大话,但我们是踏踏实实在做的。比如我们要造福、回馈社会,那么危害社会的东西就不能做,我们必须要注重高质量发展。如果生产的产品能耗很高、污染很大、占据的资源很多,一方面可能企业拿不到这些资源;另一方面,即使得到了资源,也支付不起高昂的资源使用费。环保、安全,是化工里面最重要的环节之一,我们的企业宗旨决定了我们必须对环境负责。当然,把环保做好是有成本的,我们很早就有这样的意识,企业的环保标准高于国家标准。

成孝海:提到回报社会,集团在回报股东方面就做得不错,上市以后连续分红,特别是近三年现金分红比例差不多50%,未来资本投入加大,公司的现金分红政策是否会出现变化?

胡柏藩:在监管层没有要求一定要求分红之前,我们基本上就已经持续多年大比例分红了。我们上市到现在14年,分红超过40亿元,成为投资者欢迎的企业,必须要有好的效益,要能回报投资者。现在监管部门强调了分红政策,未来随着业绩稳健增长,我们的分红政策不会有大的改变。


打造国际著名化工企业

成孝海:在科研投入和人才团队建设方面,集团有哪些举措?

胡柏藩:对于创新这两个字,集团有特别的理解,因为集团发展的历程就是创新历程。企业从无到有,是创新,新产品研发,是创新。现在的创新包含很多维度:技术、管理、装备、集成创新,等等。我们都很好地做了规划。我们在制度体系上理清楚,人才梯队建设好。真正做好创新才有未来。我们近几年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5.5%左右,专门做研发的超过1000人,还与大学、研究院等展开紧密合作。

成孝海:集团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已经结束了,收益不错,后续还有类似的激励吗?

胡柏藩: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做完以后,员工觉得很高兴,将来我们还会继续实施激励,员工一定要与公司共同成长。同时,随着我们不断扩张产能,从浙江的集团逐渐发展成中国的、世界的集团,决定了我们的人才也要当地化、全球化。人才是全世界流动的。人才资源是民营企业能够充分掌握的资源,我们提出利益共同体、事业共同体、命运共同体,人才培养的一系列制度配套在不断完善。

成孝海:这次采访集团,我们通过e公司APP向投资者征集了关于公司的多个问题,因时间有限,我们只提其中一个问题——医药产业高度景气,集团未来有没有进军医药产业的计划?

胡柏藩:目前365bet在线体育投注网有一些成品药,但不在上市公司;在上市公司层面,我们还是以化学原料为主,做下游的一些应用性原料,主要是考虑到集团要发挥竞争的比较优势,而这些优势就在化学化工的技术、装备、管理等领域。

成孝海:集团从新昌起家,现在已成为中国集团、世界集团,未来会发展成一个什么样的企业?

胡柏藩:集团有明确的目标,走专业化道路,发挥专业优势。一要做大品种,做好品种。二要做精、做专、做强。三要做成系列化、规模化。化工这个行业实在是太大了,中国需求量也特别大,集团有信心成为国际著名精细化工大型跨国企业,目前已具备对标国际巨头的能力,比如巴斯夫、陶氏化学、拜尔等,哪个巨头哪方面表现好,我们就向他们学习。